狗万官网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31 05:04:24 来源:工人日报

  

报道:刘燕龄
摄影:李国豪

生日,对年轻人来说,或许是很重要的日子;年轻时期待生日,因为可以和心爱的人一起庆祝,可以收到想要的礼物。

不过,当你的年龄一年一年增长,对于生日的期待,或许更多已经换成了感恩,感念在这个母难日造就了今天活着的你。

叶玉梅宴上希望寻求大众的力量,合力捐助一套慈善价格约17万令吉全自动化的大型发电机。

对于那些孤苦伶仃,老来没归属没依靠的老人来说,生日重要吗?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很出奇吗?这也不过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节日。

16年来,在彭亨州直凉三娘善心老人院里住了约900名老人家,来来去去,离世的离世,留下的留下,谁还会记得谁在哪个时候生日啊?

- Advertisement -
4月27日,虽然是叶玉梅(左4)的生日,不过她说更大的意义是三娘老人院的创院周年庆以及全院老人家的集体生日。

虽然如此,院长“三娘”叶玉梅早就想好了,老人院于2004年4月27日创院,这天也是叶玉梅的生日,自从成立了三娘善心老人院后,她就决心把自己的下半生与老人院共进退。因此,之后的4月27日不止是三娘的生日,还是三娘善心老人院的周年纪念日,更是全院老人家的集体生日。

每逢这天,老人院都会设宴款待全院老人,大家一起唱生日歌、一起吹蜡烛、一起吃红鸡蛋、一起吃大餐。

老人家开心的吃鸡蛋,对于是不是自己的生日,都已经不重要了。

叶玉梅回忆说:“刚开始的时候,生日宴就几个老人家一起庆祝,渐渐地住进来的老人家越来越多,加上得到很多善心人士的赞助,在4月27日晚会在院内设宴,从几席到10多20席;今年更破了纪录,我们宴开60席,大伙一起来与老人家庆生,还有志愿团体表演、唱歌,让三娘老人院的老人家们度过一个热闹的晚上。”

心里面无时无刻都为老人院的老人着想的叶玉梅,从老人院到目前所有的建筑的一砖一瓦、一树一木、每个空间设计构思,都是她的想法,而这些构思与连接,深深的牵扯着老人院未来的命脉。

三娘特地吩咐厨师为每一位老人准备了鸡蛋、蜡烛还有寿桃,让他们开心吹蜡烛吃寿桃。

当你认真在老人院走一圈,就必能发现当中的奥秘,如果不是全心全意为了三娘善心老人院,怎么能把它的未来也顾虑得那么周详。

而这次接受《光华日报》的访问,也启发了三娘一个新想法。“经你这么一问,我想了一个晚上,我不可以抹杀老人家原本生日的权利,于是我吩咐办公室把现在院内老人的生日一一记录起来,每逢他们生日当天就在他们的餐点中多加两粒红鸡蛋。这样一来,老人们就可以再次接受大家的祝福。”

三娘善心老人院是非盈利机构,所有开销获得大众的善心捐助。

不分种族信仰收留无依老人 欢迎大众善心捐助

三娘善心老人院非盈利机构,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信仰、无收费的收留无依无靠的老人家,院内的所有开销获得大众的善心捐助,如果您也想到三娘善心老人院参观、捐助或了解更多详情,都可以联系叶玉梅(012-9047342)或三娘老人院办公室(09-2505379、011-10537971)。该老人院所发出的正式捐款收据,皆可扣除个人和公司的所得税。

能够走出房门是老人家最开心的事,除了生日宴,每年新年期间,老人们还有机会坐上罗里看看直凉的风景,被送到餐厅吃团圆饭。

义工伙伴长年相伴打拼

这些年来,陪伴着叶玉梅的除了老人院的点滴,还有许多和她一起打拼的伙伴,他们是老人院的老人,是义工,更可以说是三娘的同事与打拼伙伴。

与三娘相处超过10年以上的时光,深深感受到院长爱老人们如子女那份爱心。

龙叔(81岁) 在三娘老人院15年多

走过人生低潮 学会贡献社会

龙叔可以说是三娘老人院的“老臣子”,回想当初第一次到三娘老人院,正是龙叔人生最低潮时期。当时生意失败的他原本看不开欲了结生命,在机缘下朋友带着他到老人院参观,顿时让他明白到死并不能解决问题。

“那时候老人院刚创办不久,收留的老人家人数不多,也没有义工,不过三娘却那么用心的照顾这些孤苦伶仃的老人家,我深深被感动。然后我反省自己,虽然曾经事业做到很大,却对社会没什么贡献,于是下定决心要留在老人院帮忙做义工,就这样一住就10多年了。”

- Advertisement -

龙叔凭借着他的人脉也为早期的老人院找到一些财主,他打趣说,幸好没有寻死,至少自己还可以为老人院付出一点点。

目前龙叔是三娘老人院的义工长,负责全院老人的膳食安排,看紧老人院的粮食确保不会“断粮”,他说义工的职责会一直做到最后一口气。

全系列报导:

(责任编辑:皋伺措)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