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官网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9 04:19:43 来源:工人日报

  


(大山脚15日讯)“还我儿命来,我要他们还我一个儿子!”

王国安的母亲黄妹子(66岁)昨晚在丧府接受媒体询问时,只要一忆起亡儿就会伤心落泪。

她说,以她儿子的脾气,不可能会跟人家结怨,可是,国安到底做错了甚么,为甚么要把一个人打到这样?

王国安的家属和亲友促请警方迅速破案,还死者一个公道。
王国安的家属和亲友促请警方迅速破案,还死者一个公道。

“如果我有机会遇到打死国安的那几个,我要他们还我一个儿子!”

除了母亲,王国安的哥哥王国平(44岁),弟弟王如龙(39岁)和妹妹王如花(36岁)都无法接受他的离世。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在整个访问过程中,王国安的大嫂陈玉玲更数次哽咽。

- Advertisement -

现年41岁的王国安是在12月10日友人到一家夜店时,突遭人攻击,逃跑时不慎跌倒还继续遭3个人围殴。在送往诗布朗再也医院抢救数天后,于12月13日宣告不治。

陈玉玲说,他与夫婿在接到国安朋友的来电通知后,就赶往案发地点,当时只见国安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医务人员在经过10分钟抢救后证实国安还有气息,就快速把他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没想到最后还是救不回。

愤愤不平的柔府村民在王国安丧府前入口挂起布条。
愤愤不平的柔府村民在王国安丧府前入口挂起布条。

“看到二叔倒在地上,我的情绪失控,大喊大叫,我不明白为甚么没有路人出手相救,让好好的一个人被几个人打到这样?我的心很痛,二叔的为人大家都清楚,为甚么要对他下此重手?我们一直叫他,可是,他完全没有反应。”

王国安父亲王亚丁(68岁)促请目击他儿子遭人殴打过程的公众人士挺身而出,协助警方调查,还他儿子一个公道。

他说,国安的为人,不只是家人可以作证,邻居和村民都可以作证,他连吵架都不会,怎么可能会被人打死?他希望当时如果有目击者,尤其是目击整个案发经过的公众,站出来还原真相。

他无法接受失去这个儿子,他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儿子,向来都不需要家人为他担心,突然之间被人打死,他现在只求一个公道,希望警方能够快速处理这起案件,将涉案者绳之以法。

“行凶者是谁,为甚么出手这样重,国安久久出去一次,却永远回不来了。”

王国安的家人和亲友昨晚在丧府拉起利用红潻书写的横幅,促请警方快速破案,还死者公道!

王敬文(左1)到王国安灵柩前上香。
王敬文(左1)到王国安灵柩前上香。

其中两条横幅写着“严惩杀人凶手,给死者一个公道”和“凶徒泯灭人性,请警方尽速破案”。另外一条彩色横幅则写“人命关天,求还死者一个公道”。

据了解,王国安的事件让不少村民感到极度愤怒和伤心,好好的一个人,开开心心的出去,却被泯灭人性的凶徒活活打到重伤,这叫家人和亲友如何接受。经过商量后,村民们决定自动自发制作横幅表达心中不满。

这些村民和亲友们除了站在丧府前拉横幅,其中一条更移到丧府前的路口,并高挂在电灯柱上。

另一方面,据与王国安一起到该家夜店的友人透露,他们在受到攻击后便四散逃走,其中一名朋友较后打国安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另外一个人,他们才知道情形不妙,即刻联络国安的家人。

丧府挤满人潮,大家对王国安的过世感到悲痛。
丧府挤满人潮,大家对王国安的过世感到悲痛。

据国安友人透露,涉及殴打国安的其中2名男子,更在事发脱衣出示身上的纹身,还告诉现场的人士,他叫阿Jack,有甚么事可以找他。

王国安好友杨云升在受询时,形容国安是一名非常孝顺、乖巧的孩子。对于他的离世,他除了感到悲痛和惋惜外,更希望警方能够早日将这案件查个水落石出,还国安一个公道。

他说,国安不抽烟也不喝酒,以他的性格,不可能会跟其他人起争执或冲突。所以,当他接到好友去世的噩耗时,他一时间难于接受。

丧府帐蓬挂有横幅,尽显大家心中的不满。
丧府帐蓬挂有横幅,尽显大家心中的不满。

“和国安相识这5、6年期间,他有甚么心事都会跟我说,因为他不想让家人担心。我只希望涉案的可以主动到警局自首。”

- Advertisement -

武吉丁雅区州议员王敬文促请警方秉公处理王国安的案件,除了要把涉案者逮捕归案,要要作好搜证工作,避免证据不足而让涉案者逍遥法外、无罪释放。

他希望警方可以公布案情,好让死者家属了解调查工作的进展。涉案者的行迳是很猖狂的,身为执业律师,他乐意义务为王国安家属提供法律援助。

死者王国安。
死者王国安。

王敬文是昨晚到丧府向王国安致敬时,接受媒体访问。

(责任编辑:焦夤)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